南昌新汇网 - 新鲜事简单报!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货拉拉跳车身亡女孩事件背后的网络货运江湖

2021-02-26 18:30:49 来 源:网络转载 浏览 451 次 字体:

不久前完成5.15亿美元E轮融资的“互联网+物流”企业货拉拉,近日成为舆论风暴的中心。

2021年2月6日晚,一位年轻女子在搬家跟车途中,从货拉拉司机周某驾驶的面包车上跳窗而出,后不幸离世。在这趟“夺命”的搬家路上,司机周某“三次偏离导航路线”的行为受到逝者家属的质疑,而面包车内、货拉拉APP上没有录像、录音资料也使得事件更加扑朔迷离。

在执法机关调查重重疑点的同时,货拉拉存在如“司机培训仅2~3小时即可接单”、司机身份冒用、人货混装等安全漏洞也浮出水面。

系统暗藏漏洞

在今年除夕的前一晚,一位“爱吃肉丸子”“喜欢偶像”的女孩来不及迎来新春,永远停留在23岁。而逝者家人的诘问中,司机个人的偏航行为,以及货拉拉平台的安全性都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相关资料显示,货拉拉将自身定位于从事同城/跨城货运、企业版物流服务、搬家、零担、汽车租售及车后市场服务的互联网物流商城。驾驶员加入货拉拉的条件为:年龄20~60周岁;持有相应机动车驾驶证(C1及以上);无不良行为记录。

在货拉拉平台接单两年的深圳司机刘师傅(化名)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在APP提交个人信息后,货拉拉联络他到分公司进行了2~3小时的培训。培训当天,刘师傅交了1000元押金。在面包车车身被贴上货拉拉车标后,他开始接单。而东莞司机王师傅(化名)表示,加入货拉拉的过程更像“报到签字,一个多小时就搞定了”。

通过货拉拉APP,记者购买了一次货运服务。在下单页面,货拉拉的货运费用显示为起步价(5公里内)与分段价(6公里及以上)。以深圳市为例,小面包车、中面包车、小平板车、小厢货车的起步价分别为30元、55元、50元、65元。而额外费用,如高速费、搬运费、停车费等,按照收费标准,需提前与司机协商。此外,在确认订单时,系统会提示选择不跟车或1~2人跟车。

抢到订单的司机张师傅(化名)在到达接货地后,将货物放到车厢内,并拍下了三张照片——车厢内的货物、后车身车牌号和司机的自拍。他告诉记者:“每天早上的第一单都要拍这三张照片,确认司机本人在驾驶汽车接单。”

据张师傅介绍,司机在货拉拉提交材料,经过身份实名认证后,会分配到一个账号,对应自己注册的车辆和账户,用来接单和结算收入。在他看来,通过司机自拍,刷脸核实身份,能够避免他人冒用账号和车辆。

不过,从一位货拉拉推广人员口中,记者却了解到,冒用实名认证的司机身份似乎有其他办法。“有犯罪前科的人,本人不能注册账号,但开车方面没什么问题。”该推广人员表示,近期他遇到一位司机通过他人的身份注册,早上先由他人刷脸核实身份,“这个过程比较麻烦,不建议这么做”。

在张师傅的货车上,记者注意到车内自行安装了行车记录仪,拍摄车外状况。“安装行车记录仪,记录交通事故第一现场,这是交警提倡的。”但他表示,货拉拉目前没有在车内安装录音、录像设备,平台主要通过司机与客户的电话沟通内容来监督司机的服务态度。

据了解,货拉拉的运费按照地图导航的最近距离计算,若司机因实际路况、堵车等原因偏离导航路线,延长行驶里程,并不会增加货运费用。

“导航路线不一定准确,有时我宁愿绕路,选择时间较短的路线,节约成本。”张师傅解释道,接单后平台会考察司机到达拉货点是否准时,但不规定货物送达的时间,也不监控司机实际行驶的路线。这使他可以选择更省时的路线,出现绕路或偏离导航路线的情况。

司机生意难做

在此次“跳窗事件”发生之前,货拉拉已经在投诉平台收到大量投诉。而截至记者发稿,“黑猫投诉”平台上关于“货拉拉”的投诉多达3000余条,其中不仅有用户投诉“司机私自加价且辱骂客户”“产品受损,拒绝全额赔偿”,也有司机投诉称“货拉拉平台侵害司机权益”“货拉拉不退换保证金”等。

在货主与司机的矛盾之间,记者采访的数位货拉拉司机都提到过“生意越来越难做”,他们均在有固定货源或主业工作的情况下兼职跑货拉拉。例如张师傅即是在厨电公司负责安装和送货,空闲时间从平台接单。

而王师傅告诉记者,自己之前全职从货拉拉平台接单,但生意不好,现在他转作兼职,每日从东莞的固定货源将货物运至深圳,之后在深圳停留,等待从平台抢单。

上述司机均表示,除了向货拉拉交了1000元押金外,他们每月还会另外购买会员。以深圳市小面包车型为例,会员分为初级、中级、高级和超级四个等级,价格分别为每月299元~899元不等。初级会员每天第一单不抽提成,其余订单由货拉拉平台抽成15%,而超级会员的所有订单货拉拉均不抽提成。

在王师傅看来,下半年才是接单高峰期,工厂效益好,货运的订单也相应更多。“下半年的流水可以达到一天500元,但从早上8点出门至晚上12点回家,中间大概要消耗200元左右,到手只有300元。”

“在平台接单有点‘扛’不住,一是抽成高,二是竞争太大,抢单难。”曾经在快狗打车平台接单,后转为固定货源运输的业内人士高先生(化名)这样告诉记者。

据其所述,快狗打车也以“押金+会员”的模式运营,押金交500元,抽成比例为15%。与货拉拉不同,快狗打车根据时间划分会员,分为7天、1个月、半年会员等。高先生就曾购买过699元/月的会员。

与此同时,他也向记者提到司机在平台接单时的“进退两难”:“一辆小面包车的载重为0.88吨,当客户要求运输1.5吨的货物时,如果司机放弃这单,会被平台扣分,同时还有很多人等着抢这单。但如果接了这单,在路上超重运输,被交警发现后,罚款也由司机承担。”

除了在货物运输中存在的超重运输,也曾有网友遇到“打不到车,却打到货拉拉”的情况。对于“人货混装”的现象,张师傅认为,其原因在于货拉拉的运费规则。“货拉拉在5公里内的都是起步价30元,而滴滴根据实际行驶路程计价,如果遇上堵车、长时间等待的情况,坐货拉拉比滴滴的价格更划算。”

平台责任界定

2020年12月,货拉拉宣布完成E轮融资,本轮融资由红杉资本中国基金领投,高瓴资本、顺为资本等老股东跟投,融资额度为5.15亿美元。不久之后,有媒体在2021年1月披露,货拉拉即将完成F轮15亿美元融资,本轮由老股东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和高瓴资本领投,博裕资本、老虎基金等机构跟投。

备受资本“青睐”的货拉拉,在“互联网+物流”领域也具有代表性。据Fastdata(极数)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货拉拉及快狗打车便稳居同城货运网约车第一梯队。截至2020年11月,货拉拉业务范围已覆盖中国大陆352座城市,平台月活司机48万人,月活用户达720万人。

随着业务的扩张,货拉拉近年来却在全国多地吃过不少“罚单”。2017年,成都交警曾挡获在后挡风玻璃、车身两侧贴“货拉拉”标语,私自拆除后排座椅的非营运小型面包车。而2019年,货拉拉因车身上的违法经营性广告被上海执法部门责令整改。在近期的采访中,数位货拉拉司机也告诉记者,平台仍强制要求贴车身广告,如果被交警罚款,可以找平台报销。

在近期的用户跳车事件中,网络货运平台的责任界定也引发公众讨论。记者发现,货拉拉在其网络货运服务协议中提到,“货拉拉在接受阁下的货物运输需求后,将委托实际承运人完成货物运输服务”。而快狗打车也在其货物托运居间服务协议里明确提到,快狗打车提供信息撮合服务。

根据2020年1月1日起施行的《网络平台道路货物运输经营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网络货运经营不包括仅为托运人和实际承运人提供信息中介和交易撮合等服务的行为。这意味着货拉拉、快狗打车等平台并不受《暂行办法》约束。

与近期情况类似的是,2016年,全国首例网约车交通案宣判之前,网约车平台在相关交通肇事伤人事故中的责任,也曾存在争议。最终北京海淀法院一审判决认定,在交强险承担先行赔付责任之后,乘客与滴滴公司对超出交强险部分的路人损失各承担50%的赔偿责任。

对于货拉拉在事故中的责任判定,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律师赖芃表示,货拉拉与司机建立运输合同关系,货拉拉公司是否有责任,主要取决于货拉拉公司在提供服务过程中,是否尽到了安全保障义务,是否存在过错,如货拉拉在提供服务过程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故其应当对其过错承担责任。

针对近日的用户跳车事件,2月24日,货拉拉在其官方微博发布致歉和处理公告,并表示将立即推进整改工作,如在跟车订单场景中上线强制全程录音功能、试运行车内车外货厢全程监控、在跟车订单场景中加入位置保护功能等。

但在高先生看来:“羊毛出在羊身上,若平台将整改成本转移到司机身上,变向由司机负担成本,司机未必乐意。”王师傅也告诉记者,自己平时较多运输货物,极少存在客户跟车的订单,如果需要司机自行购买监控设备,他也会考虑成本。

对于整改工作涉及的成本及如何推进,记者于2月25日致电货拉拉方面,公关人士表示:“整改方案的后续细节可能还需再讨论,可以关注整改的时间线。”

本报记者 段楚婷 童海华 广州报道

(责任编辑:蒋柠潞)


[责编:ncxhw]

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南昌新汇网(www.ncxhw.com)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稿酬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