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新汇网 - 新鲜事简单报!
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白宫疫情告急,“阴谋论”下赌盘胜率却很诚实

2020-10-05 00:25:17 来 源:网络转载 浏览 451 次 字体:

原标题:白宫疫情告急,“阴谋论”下赌盘胜率却很诚实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最亲密的助理之一、前模特霍普·希克斯(Hope Hicks)新冠确诊后不久,特朗普也宣布确诊,目前已有7名出席过9月26日在白宫玫瑰园举办的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仪式的人员新冠检测呈阳性,包括特朗普夫妇、前总统顾问康威等人,这无疑是一次“超级传播事件”。

白宫疫情告急又在大选的最后关头导致不确定性升级。截至10月2日收盘,三大美股指跌落至少两周高位,但终结了四周连跌。收跌逾130点的道指盘中曾抹平400多点跌幅转涨,标普跌近1%,科技板块跌超2.5%领跌,纳指跌超2%。

目前,特朗普的病情小幅提高了拜登获胜的几率,但认为实际上唯一的积极信息可能是,这或略微降低大选后持续的风险和市场不确定性,因为近几周特朗普加大火力炮轰邮寄选票中充斥着舞弊,并一再拒绝承诺届时认可选票的合法性,即如果投票结果显示拜登获胜,特朗普表示不承诺进行和平的权力交接。回顾2000年的11月,从当时闹出小布什和戈尔的选票争议,直到事态在1个月后以戈尔放弃而平息,美股期间大跌12%,扰动可想而知。 

| 2000年小布什与戈尔的计票争议引美债、美元和黄金走高,全球股市下跌。来源:Macrobond and Nordea

“阴谋论”没营养、拜登赌盘胜率攀升

特朗普确诊后各种阴谋论就甚嚣尘上,如总统确诊是“苦肉计”等。各种论调时时在牵动市场情绪,但看清事实本质才是关键。

有一种典型观点认为,新冠确诊反而会推升特朗普的支持率。原因在于,英国首相鲍里斯新冠确诊提高了他的民调支持率。

但真相并非如此——全球舆论和数据公司YouGov的最新数据显示,鲍里斯的民调支持率在确诊前4天(3月23日)就开始飙升了,而不是3月27日确诊的时候。因此,鲍里斯新冠确诊和他的支持率上升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一些人脑中的另类事实。

更有人认为特朗普感染是“苦肉计”,旨在给竞选加分。但是,且不提感染对人体带来的损害,事实显示,特朗普确诊后,拜登赌盘赢面上升(更绿,红框)。交银国际研究部主管洪灏也在里提及,拜登赢面在重要的“战斗州”俄亥俄州开始大幅上涨并领先,这个州在2016年大选中是一决胜负的州之一,今年也是。 

| 拜登胜选的赌注概率(更绿代表概率更高,红线圈出部分为10月2日的情况)。来源:Preditit

要知道,早前几个月,虽然拜登的民调持续领先特朗普5-10个点不等,但如Predictit这类赌盘的胜率显示特朗普实则占上风,如今这种趋势正在改变。

再看最新的美国时间10月2日的赌盘数据,根据真实清晰政治(RealClearPolitics)统计的平均数据,拜登的赌盘胜率飙升至61%,而特朗普仅跌至37.5%。

同时,我们都知道,美股表现越好,往往都代表特朗普的赢面越大,因为特朗普的减税倾向被认为比拜登的加税更有利股市。也就是说,在特朗普新冠确诊后,赌市和股市都不利于他。“苦肉计”阴谋论者显然是和真实数据背道而驰的。 

此外,赌盘还显示,在特朗普确诊后,他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在大选前被任命的赢面暴跌。这是赌盘历史上最大的单天赢面暴跌。在出现有争议的竞选结果时,最高院起关键作用,如2000年小布什和戈尔的大选。特朗普匆忙提名有利于自己的保守派大法官显示他感觉自己在竞选中处于下峰。但新冠确诊后,这个对于他自己有利的因素开始暴跌。所以这还能称得上是“苦肉计”吗?

值得分享的是,宾夕法尼亚大学安娜伯格公共政策中心9月21日发布的调研测量了人性格中的哪些方面与阴谋论信念的敏感性最高。

结果显示,责任心、谦虚和利他主义等品质对阴谋论的敏感度很小,愤怒或真诚的程度也与这类敏感度无明显关系。敏感度紧密相关的人格特征包括——权利、自我为中心的冲动、冷漠、高程度的抑郁情绪和焦虑水平(喜怒无常的人物,受年龄或环境限制)。

研究也表示,精神质的性格会表现出部分“奇怪的信仰和奇幻思维”和“偏执意念”。用精神病学的语言来说,它是一种全面爆发的精神病的温和表现形式,这是一种神奇的思维模式,远远超出了普通的迷信,通常给人的社会印象是脱节的、不可思议的。但这种思维似乎在民粹主义社会越来越多。

另外,当人们分心或焦虑时,也更有可能在不对消息来源进行核实的情况下,就转发新闻标题和故事。一般来说,人们不想传播虚假内容,但当人们担心病毒时,像“维生素C能治愈新冠”或“这都是一个骗局”这样的标题就会广泛传播。

白宫疫情告急

说到这儿,我们不妨再回放一下,究竟白宫发生了一些什么,以及未来我们将面临什么。

美国当地时间9月30下午,特朗普、小特朗普、希克斯同乘空军一号,他们没有一个人戴口罩。此后多人相继确诊新冠。

《纽约时报》最新的报道称,和许多70多岁的老人一样,特朗普有轻微的心脏病。在6月发布的一份健康概要中,他体重244磅(约221斤),已越过了肥胖的界限。专家们说,这些都加大了他感染新冠后的风险。

白宫官员在3日时表示,到目前为止,特朗普的症状很轻微——低烧、疲倦、鼻塞和咳嗽,但现在判断病情将如何发展还为时过早。

当地时间2日晚上,特朗普被送往位于马里兰的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疗中心(Walter Reed National Military Medical Center)。白宫新闻秘书表示,出于非常谨慎的考虑,并在医学专家的建议下,特朗普将在那里“待上几天”。他会在医院的总统套房工作。

目前不太可能精确计算特朗普面临的风险,尤其是每个病人都是不同的——有一些人无症状,有些人的症状会持续数月,还有些人的病情则会在几天内经历剧烈转折,甚至致死,也有些人则可能会有严重的健康影响,使他们很长时间无法工作。政府的顶级传染病专家福奇上个月对议员们说,科学家们沮丧地发现,在那些已经康复且似乎没有症状的人当中,“有相当多的人患有心脏炎症”。

在民主党这边,总统候选人拜登的新冠病毒检测为阴性,他也于2日下午重返竞选活动,他为特朗普总统和第一夫人祈祷,并恳求美国人戴上口罩。拜登在密歇根州大急流城的一次户外演讲中戴着口罩说,“这不是政治问题。这对我们所有人来说是一个重大提醒,我们必须认真对待这种病毒。它不会自动消失。我们必须负起自己的责任。”

未来会发生什么?可以确定的是,即使新冠感染的严重性远低于很多疾病且多数感染者会逐步康复,但目前特朗普出现症状,至少需要数周才能恢复。经历了9月29日首场“混乱”的电视辩论后,10月15日和22日还有两场,似乎目前来看特朗普很难正常出席。此外,10月7日将迎来副总统辩论,副总统彭斯和哈里斯将如期交锋。

根据第25条修正案,因身体原因丧失行为能力的总统可选择暂时将权力移交给副总统,并可以在适合履行职责时重新掌权。当前美国总统继任顺序是:副总统彭斯、众议院领导人佩洛西、参议院少数派领导人苏墨、国务卿蓬佩奥。不过,特朗普暂时并未选择权力移交。

备战向来波动率最高的10月

现在臆测选举结果并不靠谱也无必要。但唯一确定的是,波动在所难免,标普500指数过去20年的数据显示,10月是一年中波动最剧烈的月份之一,创下了最高的历史波动率。

目前,VIX(恐慌指数)的11月与10月的费率差正在急剧扩大。 

| VIX价差。来源:见闻VIP

过去的一周,由于美国新一轮财政刺激谈判取得一定进展,美股在9月大跌后上涨了2.5%,发达国家股票型基金也吸引了9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但鉴于美国大选前的不确定性,多数华尔街机构预计近期的资金部署将是有选择性的且是缓慢的。

目前,机构普遍假设三种可能出现的结果(特朗普赢、拜登赢、选举结果存在争议并推迟公布),其对大类资产的影响也截然不同。

例如,渣打预计,在拜登胜选的第一种情景下,在欧元、加元和新兴市场外汇反弹的带动下,美元继续贬值。拜登对全球贸易、多边主义的建设性观点可能会支持新兴市场复苏。拜登的国内议程(倾向于加税等)可能对美国资产构成压力,并推低美国利率。随着全球贸易前景改善、美国基础设施支出攀升,大宗商品将继续上涨。

特朗普早在2018年就出台了《美国重建基础设施立法纲要》,旨在“翻修重建”早已老化不堪的传统基建。但是《纲要》进展非常不顺利,因为其核心思想是想让私人资本来帮助美国“重建”——政府最多只能出2000亿美元,剩下1.5万亿美元都要靠“撬动”私人资本。

但显然,美国的“聪明钱”是不屑于参与利润微薄、又脏又累又不讨好的基建的。但目前美国政府将有能力通过财政刺激措施,来把早就想做但做不成的基建更新项目完成。这个预期将会在大选之后逐渐更多进入市场视野。

在特朗普胜选的情景下,初期风险溢价会上升,美元或上涨。欧元和除日本外的亚洲外汇最易受特朗普贸易政策的影响。但美国基本面的恶化(财政赤字攀升)可能在中期内对美元构成压力。这一情景下,拥挤头寸的大宗商品最初可能会易受风险溢价上升的影响,但较低的实际利率和通胀担忧应会支撑黄金和铜。

在结果推迟公布的第三种情景下,长期的风险厌恶情绪或导致近期金融市场趋势出现部分逆转,例如美元走弱的趋势将逆转。美国债券收益率也应会因避险情绪攀升而走低,但新兴市场债券收益率则或因风险溢价攀升而面临上行压力。黄金可能被夹在相互冲突的力量之间——风险厌恶情绪或打击拥挤的多头头寸,但对避险资产的渴望则或起支撑作用。

此外,机构倾向于认为,尽管人民币夹在强劲的基本面和地缘政治风险之间,但无论大选结果如何,只要地缘政治风险不出现重大升级,人民币可能会进一步走强。这主要是因为,中国经济基本面强劲,且中美利差维持在250BP的历史高位。

历史经验也表明,在大选后,人民币和美元通常会恢复以前的趋势波动。在最为乐观的情景下,渣打认为不排除美元/人民币会在2021年上半年回到6.4-6.5。当然,地缘政治风险大幅攀升,也可能导致人民币贬值,但7-7.2则是最为极端的一个区间,人民币很难突破7.2这个“破7”后从未被测试的心理关口。

关键还在新一轮财政刺激

相比起选举结果,新一轮的美国财政刺激能否落实才是全球风险情绪的关键因素。

目前,美股对财政政策极其敏感。此前美股已经阴跌了一个月时间,大选前的财政政策僵持,让市场感到绝望——华尔街机构相继看衰四季度美国经济。美国最新的当周初请失业金人数(新失业人数)为87万人,前值86万人。

这个数量级是什么概念? 2008年金融危机时,创下的历史最高峰值仅为一周66.5万人,而现在远超2008年最糟糕情况数量级的初请失业金人数已持续了6个月之久,截至9月初仍有高达2600万美国人在领各类失业补贴。

过去6个月美股的V型反弹,在很大程度上是基于经济复苏的V型预期,而现在来看,实际情况并没有这么乐观。

美国经济数据在过去6个月看起来还不错,甚至是处在复苏的康庄大道上,这一切都需要感谢美国即时祭出的3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政策,通过人人有份的“大撒钱”稳住了占美国经济70%的消费。

也正是如此,才会出现在经济关闭、大量失业的情况下,美国家庭的现金收入却出现暴涨的情况,很多人领到的失业金比平日正常工作赚到的还多。

这么做是希望在新冠疫情过后经济重启、迅速回到“内生增长”。但现在看来,要稳住经济就必须要在美国人民把“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吃完前再续上新的“大饼”,以补足消费和需求的潜在巨大缺口。现如今上轮的钱都要花完了。

除了直接给民众发钱,还有一个比直接发钱更加重要的财政刺激方向一一给企业工资补贴,让企业不用裁员、不关门。未来如果没有这些支撑政策,失业会更加严重,消费和经济下滑会恐怖到无法想象。而3万亿对企业的支持作用,与对家庭的支持一道,在9月底可能会基本耗尽,10月成为了一个非常关键的时点。

财政刺激会通过吗?大概率会。但11月大选前通过的概率当前来看微乎其微,除了政治因素,方案本身分歧很大。突出的一点是规模上的差异——众议院在5月即已通过了一个3.5万亿美元的议案,而参议院在7月27日发布的方案只有1万亿美元,二者相距2.5万亿美元之多。

对此,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说得很形象——民主党认为病人需要动一个“大手术”,而共和党觉得打一个“绷带”就可以了。共和党人之所以不肯让步,一是因为党内反对增加赤字的呼声很高,二来也是因为民主党提出的方案中包括了资助州与地方政府,但共和党人认为这是对民主党把控的州的支持。双方僵持不下。

就投资策略而言,美国需要更多财政刺激毫无疑问,但不巧的是,11月就是大选,10月把子弹打出去,经济和市场变得欢欣鼓舞,就太有利于连任了。

最的是现在先稳住,等民主党赢了再花钱。虽然这有点在危险的边缘疯狂试探的味道,因为企业一旦挺不住而永久性裁员,经济快速复苏就无从谈起。现在的政治计算是,一个月应该还好,反正大家也都知道救济还是会有的,只不过会晚一点。

但问题是,市场显然是恐慌了,9月最后一周的暴跌已是“提前演绎”没有财政政策的后果。但这一轮美股暴跌与3月相比,不太用担心再次引发流动性危机,因为美联储QE一直处于备战状态一一最新美联储公布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变动情况显示:最近一周为7.09万亿美元,一周前为7.06万亿,一个月前为7.01万亿。这实际表明了美联储防止出现流动性危机的决心。两党不论怎么争,同在一条船上的大家谁都不希望船沉了。

来源: 秦朔朋友圈

[责编:ncxhw]

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南昌新汇网(www.ncxhw.com)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稿酬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