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新汇网 - 新鲜事简单报!
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商业银行、货币市场基金成美国国债重要购买力

2020-09-24 20:50:11 来 源:网络转载 浏览 451 次 字体:

美国商业银行和市场基金的资金,成为购买美国的重要力量,使得美国在大幅发行新国债的同时得以保持收益率稳定。但有市场人士担心,随着情况逆转,这两股购买力量会有所减弱,影响美国国债市场。

美国国债重要购买力量

存款激增和贷款减少,正驱使美国的银行们大幅增加对美国国债的持有量,而这在美国政府大量举债之时为市场提供了重要支撑。

美联储的数据显示,自今年2月底以来,美国商业银行对美国国债(除抵押债券以外)的持有量增加了逾2500亿美元。同期,银行总存款增加了超过2万亿美元。

存款激增和贷款减少,正驱使美国的银行们大幅增加对美国国债的持有量。

市场分析士认为,银行存款的激增是由多种因素驱动的,包括美国政府的刺激计划,以及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许多个人和企业的投资行为更加趋于谨慎。与此同时,由于对经济前景感到不安,银行自身也更不愿意放贷。这些因素均给了银行更多的现金来投资于美国国债。

此外,多年来,通胀率始终处于低位,投资者希望有一个安全的存放货币的地方,而美联储也一直在购买债券,并承诺将在未来数年继续将短期利率维持在接近零的水平。

分析人士称,银行和货币市场基金对于国债的需求使得美国政府得以从今年2月以来发行超过3万亿美元的债务,并避免国债收益率如一些人所担心的那样大幅提升。截至今日早间记者发稿时,美国基准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0.672%,大幅低于2019年底的1.909%。

国基准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0.672%,大幅低于2019年底的1.909%。

美国银行的美国利率策略主管卡巴纳(Mark Cabana)称,“美国银行对国债的购买行为,在很大程度上为美国政府维持更高的赤字提供了支持”。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本周一表示,美国政府的债务将在未来30年内膨胀到几乎是经济规模的两倍,这提高了财政危机及国债价值下降的风险。

这家无党派机构在其长期预算展望中预计,2050年美国债务将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95%,高于今年的98%和2019年的79%。相比之下,此前的预测为2050年美国债务将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80%。

美国银行们通常选择购入一年期到五年期的美国国债。更长期债券通常吸引力较低,因为它们波动性更高,而更短期的债券所提供的收益率还不及银行可从其在美联储的储备帐户中获得的利息。

除了银行,伴随着许多投资者逃离风险较高的投资转而持有现金,货币市场基金也获得了巨额资金流入,其中大部分资金流向了政府货币市场基金,而这些基金仅能够投资于国债和其他政府支持的证券。同时,一些可投资于短期债券的主要货币市场基金也增加了对国债的持有量。自今年2月底以来,上述两种货币市场基金持有的1年期左右的短期国债增加了1.3万亿美元。

NatWest Markets的短期利率策略主管格温(Blake Gwinn)表示,即使美国财政部今年以来不断发行新国债,货币市场基金对短期国债的强烈需求仍使国债收益率维持在窄幅区间内。在2月底至8月底之间发行的3.3万亿美国国债中,短期国债为2.5万亿美元。

形势逆转将影响国债市场?

鉴于银行和货币市场基金成为购买美国国债的重要力量,一些市场人士开始担心,若接下来两者对国债的需求变得不那么强烈,美国国债市场将如何应对。例如,随着经济的改善,银行放贷意愿有望上市,可能会分流部分购买债券的资金。此外,一旦市场震荡有所缓和,投资者也会倾向于从货币市场基金中取回现金。

卡巴纳称,“毫无疑问,货币市场基金确实存在资金持续流出的风险”。同样有迹象表明,银行存款正在趋于平稳,“长此以往,美国国债遭到抛售的风险确实更高了”。

不过,包括卡巴纳在内的大多数分析师目前尚且不是很担心美国国债市场,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美联储目前正以每月1200亿美元的规模购入美国国债和机构抵押贷款证券。而如果美联储重复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购债计划,其可能要到数年后才会停止购买国债。

“尽管人们对不断增加的债务有很多担忧,但它并没有引起悲观论者所预期的问题。”Yardeni Research Inc.创始人亚登(Ed Yardeni)称,“这不仅仅是有多少未偿还债务的问题,还涉及到偿还这些债务的成本是多少。”

在本财年的前11个月,虽然美国出现了二战以来最庞大的预算赤字,但为其支付的利息却下降了大约10%。根据CBO的数据,在未来几年中,如果以占经济规模的比例来衡量,偿还国债的费用将比过去半个世纪的任何时候都要低。

而在高盛看来,比起上述购买力量的变化,对美国国债市场影响更大的是美国大选。

高盛近期发布的研报判断称,若民主党赢得美国总统选举并控制参众两院多数席位,美国国债收益率将大幅上涨。

“基准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可能在11月3日大选后的一个月内上涨30~40个基点,以体现联邦支出大幅增加的可能性。”此外,其还认为,民主党大获全胜还可能使市场对美联储加息时间的预期提前,拜登的政策议程可能使预期加息时间从2025年提前到2023年。

不过,高盛认为大选最可能的结果还是选举结果引发争议或延迟出炉,而这可能导致风险情绪大幅转为负面,使得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随后一个月下跌15~20个基点,跌向8月4日触及的收盘纪录低点0.51%。

[责编:ncxhw]

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南昌新汇网(www.ncxhw.com)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稿酬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